<dfn id="g87nn"></dfn>

<u id="g87nn"></u>
        <dfn id="g87nn"></dfn>
        <u id="g87nn"><meter id="g87nn"></meter></u>
      1. COP15新闻中心 > > 正文
        2022 08/ 30 11:00:01
        来源:西双版纳亚洲象保护协会

        【大象频道】我眼中的人与象

        字体:

          滇南一带,尤其是傣族的民间故事里常有大象的身影。当地有一个传说:蛮荒年代,祖先们发现有大象的地方猛兽就少一些,就在靠近村寨和山林的交界地方种植大象喜欢的食物,依靠大象来减轻豺狼虎豹的干扰。至今,傣族人仍然将大象视为吉祥的象征。尽管不时出现象群伤人事件,但有的傣族村寨里的老人们见到亚洲象后欢呼雀跃,蒸糯米饭、砍甘蔗来招待大象。

          我叫曹大藩,生活在中国云南省, 到今天我和亚洲象打交道已经有21年了。

          我的家乡也是亚洲象的家。1992年,1头雄象来到普洱市,这是16年来野生亚洲象第一次在当地现身。1994年的雨季,一个5头雌象组成的象群到访普洱,象群从96年后再也没有离开过。野生亚洲象的出现给当地人带来了巨大的惊喜,人们像过节一样去观赏“老象”(当地人对大象的爱称),还给大象投喂食物,80多岁的老人也坐着拖拉机赶去围观,人人都把看到大象当做很幸运的事。

          然而,没过多久人们发现大象带来的不是喜而是灾!象群频繁闯入稻田果园甚至住宅,毁坏房屋、财产,造成人员伤亡,经济损失等。人和象开始争夺食物和生存空间,冲突和矛盾慢慢加剧。

          2000年4月,普洱市当地政府和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(简称IFAW)共同开展了“亚洲象及其栖息地保护与社区发展项目”,我加入了IFAW。

          项目刚一成立,我们就开始了下乡走访亚洲象活动区生活的村民。当我们真正进入受到象群频繁光顾的村寨时,才真切的感受到当地百姓们面对的是怎样一种状况:象群不仅毁了庄稼,也影响了村民正常的生产生活,不仅粮食不够吃了,人身安全都成了问题。

          当我向村民介绍我们是做亚洲象保护工作时,总会被人围住质问:“大象把我们的庄稼吃了,为什么赔给我们的钱只有一点点?”“你们要保护大象,就把它拿到昆明,拿到北京去养起来!”一开始,我们给村民讲解法律法规,告诉大家我国野生亚洲象非常稀少,是受国家法律保护的。我很快明白了,如果不从实际入手,一切宣传都是那么苍白而没有说服力。

          2000年7月,“亚洲象及其栖息地保护与社区发展项目”正式启动。同时,做为项目主要组成部分的第一批“互助基金”也一并发放到了村民手中。就项目而言,这是一种尝试。尝试将传统的保护就是关注动物,转变为“保护动物从关注人开始”。无论是为村民提供“互助基金”;进行农村理财培训;邀请农技专家实地传授生产技术;还是在村子里举行“春节联欢”活动;组织项目试点村寨进行生产交流,这一切都是从“关注人”入手。正是因为融入了这个“关注人”的理念,在后续的几年时间里,项目得到稳定的发展。并在当地老百姓口中竖立了良好的口碑。

          我们的项目为普洱地区7个村子的超过210户提供小额贷款,实现平均户年收入增长35%,并通过了精细的项目管理实现了100%还款率。让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,参与我们项目的有几位当地妇女,从不愿意也不擅长发言做主,到带领她们的小组取得很好的增收成绩,最终通过项目的锻炼赢得了所在社区的认可,并成为了带领社区发展的中坚力量。

          除了开展直接让百姓从保护中受益的项目,我们打造了云南的第一个社区级的大象活动预警体系,覆盖了大象核心区的超过60个村庄,并开展深入社区的人象安全教育,让与大象共生的社区掌握避免人象冲突的知识和技巧。今年4月,我们联合当地政府合作伙伴启动了“社区英雄”巡护员预警网络,通过培训巡护员扩大社区安全培训的覆盖范围,项目在执行了仅一个季度后已经深入的动员了超过1600名村民加强人象冲突预防。

          20年间,我见到了老乡们饱受象群带来的困扰,也见证了无数老乡与亚洲象之间的感人故事。2015年夏天,有头小象被遗弃在一个村寨里。我们和当地政府机构的人员接到消息后火速赶去,我们既为小象的健康状况忧心,也担心象群会回来找寻小象。然而,当我们一行人到达现场,我们看到的是:小象躲在老乡家的柴棚里,起初不肯吃东西,老乡们买来不同品牌的牛奶喂它,还有的老乡送来水果,还给小象盖了被子,全村人为这个病恹恹的小家伙操碎了心。

          兽医到达后快速给小象消毒、打针、冲调配方奶粉,并将它送到亚洲象繁育救护中心进行康复治疗。临送走前一位阿婆依依不舍地摸摸小象的头,又喂了一些牛奶,希望小象不要挨饿,并为小象祈福。

          那个村子的农田经常被大象破坏,村子也不富裕,加上周围常年活动着象群,村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饱受象群威胁,村民们对象群其实是又爱又怕,但发现有小象陷入困境,却能不顾危险,用大爱照料小象。

          临走前,这家的阿婆走过来摸了摸小象的头,嘴里说着祈福的话语,还打了一盆水给小象玩儿,那些善良的人们给了她重生的希望。

          今天我国云南境内亚洲象已经从上世纪80年代的170头左右增加到近300头,今年的“象群北上”让我们云南成了全中国、甚至是全球的焦点,让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保护物种本身、保护栖息地的重要。而我们深知,与大象毗邻而居的老百姓的生计也同样的重要,只有让他们的生活越来越好,他们才能成为最前线最有力的大象守护者。

          时至今日,我仍深刻记得一位大象监测员给我讲的一段话:一次追踪大象,远远地,大象在对面的山林里取食,他也拿出干粮坐下来吃午餐。周围除了风吹过树叶的声音外,还有鸟叫虫鸣。“它们一家子在山那边进食,我在这边吃午饭,那一刻,我挺幸福的。这不就是我们与大象的和谐么!”

        【责任编辑:张洁 】
        010090110050000000000000011100001211680559
        自拍偷拍街头抄底正在播放,偷拍酱玩物在下,麻豆影视传媒在线看喝茶影院,国产网红写真福利,site:www.eqiwu.com,久久夫妻论坛 登封市| 大关县| 陇川县| 漳平市| 海丰县| 眉山市| 郯城县| 萨迦县| 噶尔县| 万载县| 伊川县| 鄂托克前旗| 儋州市| 苍梧县| 韶山市| 洛宁县| 车险| 银川市| 武安市| 濮阳县| 南和县| 佛山市| 高青县| 喀喇沁旗| 嘉峪关市| 遂平县| 利辛县| 紫云| 防城港市| 玉环县| 沿河| 牡丹江市| 泰来县| 宁陕县| 莒南县| 腾冲县| 芦溪县| 安岳县| 无锡市| 乐陵市| 凌云县| http://444 http://444 http://444 http://444 http://444 http://444